大同八卦分享交流组

思考|明星八卦致瘫网络,这个让黄河变清的英雄却无人问津

一灯股战场2020-04-08 02:48:03

国馆(ID:guoguan5000)



谨以此文对默默无闻的科学家们,致以最深的敬意!

——国馆君按


1



看到上面的图片,你一定想不到她是黄河吧。反正最开始我是不相信的。

但是,你没看错,她就是黄河。那个被称为“一曲黄河水,半碗黄河沙”的黄河。如今,她真的变清了,变得清澈见底、变得碧波荡漾、变得让人难以置信,而且持续时间之长远超历史记载。

看到这一消息时是多么的激动,那个在古代只有“圣人出”,才能“黄河清”的现象,竟然悄悄地出现在了我们的身边。

黄河清了,可那个“唯愿黄河流碧水”的却走了。

他叫朱显谟,我国著名土壤学与水土保持专家、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将毕生的精力都默默地奉献在了那片广袤而光秃的黄土高原。

他只有一个梦想:“黄河不清,我死不瞑目!”

如今,黄河清了,朱显谟却走了,就在前几天,10月11日上午10时,朱显谟因病逝于西安,享年102岁。

死时,默默无闻,因为人们都在关注着某某男星,和某某女在一起了,据说还刷瘫了微博,真的是英雄枯骨无人问,戏子八卦天下知。

图片来源: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官方微博


2


有人会问,不就是水清了吗?有什么了不起,我家门口的河天天都是清的呢!

那我只能对你的无知表示“呵呵”了,在所有的历史记载中,“黄河清”的现象仅有可怜的43次,平均一个朝代还不到两次,其中最长的一次在1727年,持续时间才20天。

你可能更不知道,治理黄河到底有多重要,1887年黄河决堤,200多万人死亡;1931年黄河决堤,300万人丧生;1938年同样是黄河决堤,50多万人被淹死。

而这不可过是冰山一角。

在2千多年的历史记载中,黄河下游发生决口泛滥的次数就有1500次,几乎每一次都是哀鸿遍野。

在古代,要是治理不好黄河,是很有可能导致王朝覆灭、皇权易主的。康熙亲政后,曾在宫殿的柱子上写了“河务、漕运、三藩”六个大字,作为其治国安邦的三件大事,其中排在第一的为河务,指的就是治理黄河,他的重要性甚至比平定三藩、维护领土完整还来得紧急。而终其一生,康熙也没能让河水变清。

这下你该知道,治理黄河,让河水变清是有多么的重要、多么的伟大吧!

一位家在黄河边的山西网友感叹到:“只有身在山西,才知道黄河变清意味着什么,老先生千古!”


3


1915年,朱显谟出生于上海崇明的贫苦家庭,除了上课之外,砍柴、下地、收割,样样都是好手,然而辛苦的耕种,却只能换来微薄的收获,这让朱显谟深感古老耕种的落后以及农民的悲凉。那时候,他决心要做一名科学农民,以改变农村落后的生产方式。

上海中学毕业后,朱显谟放弃了前程远大的交通大学,转投中央大学农业化学系,并选择了一辈子都要同土地打交道的土壤肥料专业。

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曾感叹到:“为中国之崛起而读书,也只有在那个时代才有,要是现在的人说这样的话,那简直就是个笑料了!”

是啊,要是朱显谟出生在现在的话,他的选择估计就是个笑话了。

资料图 黄土高原地貌

高庆国 摄


资料图:陕西黄河壶口瀑布

图片来源-CTPphoto


4


大学毕业后,朱显谟考进了中央地质调查所,随着指导老师侯光炯

奔赴全国各地开展土壤调查工作。也正是这位恩师,教给了朱显谟一生受用的严谨学风,做土壤调查一定要做到“四到一问”:走到、摸到、看到、访问到,最后问一个为什么。

一位水保学科的学生感慨道:我读的许多水土保持土壤侵蚀方面的基础性文章都是朱先生所著,说是学界泰斗,一点都不为过。

然而,这都是朱先生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在黄土高原工作的50多年中,朱显谟两度入疆,三次跨越昆仑山实地考察黄土高原的沟沟坎坎20多遍,先后撰写有重要学术意义的论文200余篇。

如今,又有几个人做得到呢?又有几个人沉得下心来写一篇有价值的学术论文呢?

就像袁隆平说的:“我培养研究生、博士,第一条件就是要下田吃苦。

是啊,你连实地考察都不去,你连苦都舍不得吃,还搞什么研究、做什么成果呢?

同样是为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同样是脚踏实地的民族脊梁,这样的英雄,才真正值得我们永远瞻仰。

朱显谟院士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吴普特副校长探讨黄土高原的治理

图片来源: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新闻网


5


1959年,为了支援大西北建设,朱显谟放弃了南京优越的生活和工作,举家迁到了地处西北农村的中国科学院西北生物土壤所。

曾获国家最高科技奖的李振声院士回忆:“朱老为了国家的需要,举家西迁杨凌小镇,献身于黄土高原土壤科学研究,深深感动了当时年轻的我,使我坚定了扎根杨凌同样可以做出世界性科学研究成果的的信念。帮朱显谟先生搬家的经历,影响着我一生的科学事业。”

朱先生很明确地知道:他不是来享福的,他是来寻梦的,他的梦叫“黄河清”。

朱先生曾立下誓言:“黄河不清,我死不瞑目!”

而黄河治理的关键就是黄土高原的水土流失。经过40余年的研究和实践,朱先生提出了整治黄土的“28字方略”:全部降水就地入渗拦蓄,米粮下川上塬、林果下沟上岔、草灌上坡下坬。从根本上消除地面超渗透径流而导致的水土流失。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副校长吴普特说:“依据国内外研究黄河流量与泥沙运送量的平衡值8亿吨来讲,黄河已经变清,先生的梦已经实现。”

是的,黄河变清了,先生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只是,先生却再也看不到了!

图片来源:中国科学院学部官网


3


推动人类进步的,难道不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科学家吗?中国的居里夫人何泽慧,中国的光学之父王大珩,伟大的气体动力学专家王承书,开创了中国大气物理学的顾震潮,以及解决了人类温饱问题的袁隆平,

……

那些对我们来说遥不可及的极限,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被他们刷新、被他们打破:可我们却总是把目光一次又一次地投向那些无聊至极的东西上:

某某明星又出轨了,

某某明星又家暴了,

某某明星又结婚了,

……

动不动就刷爆朋友圈,动不动就致瘫全网络,我们不但从未反思,反而乐此不彼、沉迷不醒。

对科学家来说,他们或许并不在乎,他们不希望博人眼球,也不希望人人追捧,他们最大的愿望是,自己的发明和贡献能带来社会的进步人类的向前。

只是,对于享受着科技带来无限幸福的我们,难道不应该给这些默默无闻的科学家们,致以最深的敬意吗!?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子悼念朱显谟院士

图片来源:西北农林大学新闻网



国馆:最中国的文化微刊。用文化修炼心灵,以智慧对话世界,在这里,重新发现文化的魅力。国馆2017重磅新书《与世同流,但不合污》正火热销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