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八卦分享交流组

八卦是可以封而杀之的吗 | 杨时旸

枪稿2022-05-28 12:18:26


八卦泛滥,上峰震怒。


不过,20年来房价高涨,组织上也再三再四表态,要民心稳定,要调控到位。


八卦绯闻,除非可以判定是“假新闻”,否则没有理由被流放,因为,格调、品位、趣味,是既不可能定量,也不可能定性的。对名流及其生活方式的憧憬、好奇,就像大肠杆菌,人人与生俱来,而且即便携有致病性,可依然是肌体维持健康的不可或缺之物。


这就是人性。


抽刀断水,意义几何?




相比娱乐至死,古板至死更可怕


文 |杨时旸 


作者简介:普通影迷,媒体编辑,纯粹写字,不混圈子 ,某种程度上相信娱乐新闻里潜藏着人们的潜意识以及一个时代的病理。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去年,毫无征兆地,大批公众号被突然关闭,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娱乐八卦类的内容,但还有很多属于附带伤害,有一些号只不过因为名称中带有“八卦”两个字实则和八卦内容八竿子打不着,也莫名其妙地一起阵亡了,其中不乏在各领域内数一数二的顶层大号。


那一次清理活动不只为了直接打击,显然还为了震慑以及宣示——管理部门重新认识,并且重新紧缩了对于娱乐内容的管控,对于娱乐八卦的泛滥不会容忍。所以,2018年伊始,又一次针对娱乐八卦内容的清理和整顿,就显得有迹可循,所有人——无论从业者还是受众,显然都没有上次那样的震惊,似乎都接纳了这样的新常态。这个国度中,柔韧是一种生存策略。

。。。。。。


我们无法去讨论这样的封号、查处从业的公司与个人的法理问题,倒是可以换一个角度去梳理和考察一下八卦为什么如此被重视——这门似乎不那么鲜亮也不那么道德的生意,却有着如此众多的受众,更重要的是,、经济的边缘花边领域为什么会引发管理部门多年来不间断的介入和持续性的关注


在娱乐八卦内容陆续引发整顿之前,八卦圈和狗仔队在一段时间内有着长足的发展。这一切都伴随着中国大陆娱乐业的日益兴盛,以及市场化媒体的出现。在改革开放以前甚至之初的一段时间内,处于信息匮乏之中的大陆民众只能从几本有限的杂志中窥探和猜测外部世界的样貌,明星绯闻和娱乐八卦在当时是极其新鲜的一种信息流,它劲爆、私密、切近肉身欲望,和那些充斥着宏大词语的通稿与新闻对比强烈。


彼时,人们并不知道那一切八卦新闻的具体生产机制,只是饥渴地照单全收,不管其中到底有多少是敬业的狗仔队蹲守的结果,又有多少是明星与记者联手炒作的结晶,远远不像如今,任凭随便一个网友都能分辨出公号中哪些是暗搓搓的软文,谁都能明白什么是带节奏,而谁才是真的被偷拍了实锤。经过短暂的眺望外部的阶段,大陆也开始悄悄形成了自己的狗仔队体系,他们区别于那些跑会拿红包,回家发通稿的娱乐口记者,而更加彻底地开始以跟拍、偷拍的方式迅速衔接了娱乐工业中重要一环

《偷窥狂》剧照


这其中,卓伟是圣像一般的所在,从始至今,这个留着分头的微胖界天津男人,都未曾被撼动地位,也几乎从未让饥渴的受众失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卓伟以及他的团队一直是娱乐八卦界的“良心”,拿钱灭火的明星从未成功,企图起诉他的明星也同样败北,他几乎颠覆和扭转了人们对于八卦记者的固执印象,很多人,在宣传渲染之下普遍认为,八卦狗仔是下九流,行走在敲诈勒索的边缘,无非窥淫又图财,但卓伟却向人们展现了一种标准意义的调查记者的风骨,他似乎只对扒下明星人设画皮感兴趣,盈利模式只依赖于出售照片和稿件的稿费,而决不从被偷拍的明星那里拿钱,这为他和团队规避了风险,而同时,他坚持着只在公共场所跟拍的原则,也为自己在遭到起诉时划清了安全地带


原本,这样的生态会一直持续下去,卓伟会变成复数,不断地有人加入这个行当,而明星所要做的无非就是在公共场合收敛和注意自己的行为。但现在,公权开始介入了。与之前遭到偷拍明星个人起诉偷拍者的情形不同,这一次对于那些带节奏的公号、微博的关闭也好,对于卓伟这样的调查性狗仔队公司的查处也好,除了法理依据,还有一套人们耳熟能详的道德说辞——有关于对低俗的抑制和打压

现如今,卓伟也萎了



,对于低俗的打压源于意识形态之中清教徒式的基因。管理者希望民众都能超越凡俗肉身,脱离低级趣味,自发自觉自愿地只欣赏和关注昂扬的、向上的、积极的文化内容。从这个意义上说,娱乐业本身的合法性都是暧昧的。按照管理部门的原教旨,理论上只应该存在文艺界,而不应该存在娱乐圈。但市场经济和人性欲望终究势不可挡,所以,才有了一次次的针对娱乐八卦的高压整顿,以及随后的屡屡回潮

京剧的源头皮黄,也曾是乡俗小调,后来才逐渐高雅起来


我们有必要深入检视一下官方口径中“低俗”“八卦”的标准。很显然,那些跟拍偷拍明星和谁约会的,深八明星情史过往的,关注明星工作之外私人生活的内容,都是最显著的被打压对象。但是,八卦成为一个产业,显然是因为拥有庞大受众的坚实需求,那么,为什么一个以唱歌演戏谋生的明星却总会被人关注这些花边而不是主业呢?我们就有必要再厘清明星这个概念的本质。


明星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是大众性幻想投射的对象。这才是明星的本质和内核,而绝不只是一个拥有才艺的男人或者女人,换句话说,这份工作注定不可能只让外界关注他们塑造的一个角色,演绎的一首歌曲,或者台词功力如何以及乐理知识是否丰富,即便是那些实力派演员,人们也注定会穿越那些业务范畴的认知,然后想努力获取一切和私生活息息相关的内容明星所贩卖的不只是作品,明星自己本身就是一项产品,这是娱乐工业的核心机密。

窥私欲是每个人的本能


哪里都不可例外。人类的本能是普世的,窥私欲是人类本能的一部分,只要人性不被改写,八卦将会永生。它不会消失,只会变形,隐匿,重新寻找缝隙和渠道,在被打击和挤压之后,变一个地方,换一种形式继续出现。说到底,八卦这门生意是与食、性一样的本能产业,而在本能需求面前,道德说教显得有点力道虚弱。



其实,公权是无需介入私域的,比如明星被偷拍,明星起诉偷拍者就是了,如果拍摄照片的人侵犯了私宅,,如果只是在公共场所的目击和记录,任何人都奈何不了,而现在,打击八卦的方式界限到底是什么?一个人作为非职业狗仔队,在餐厅就餐,发现一个明星与人挽手进餐,用手机拍照发布,到底该当何罪?如果以此治罪,那将引发灾难性的后果,而如果这不被问罪,那么为什么职业拍照者就要被兴师问罪?


多年前,邓丽君的情歌被严阵以待,到后来,气声唱法被大肆批判,甚至还出版了书籍用以界定“黄色歌曲”的标准,再往后,摇滚乐遭到广泛争议,如今,嘻哈被要求重回地下,八卦产业被彻底否定了合法性,仔细梳理,这一切都是肉身欲望和道德清教之间的矛盾,是个人主义的生长和集体主义的惯性之间的矛盾,所有这些的本质都有关于是否承认肉身欲望的合法性,是否承认言论和私域的合法性。这样的矛盾将长久的存在,这些有关自由和欲望的生意在缝隙挣扎生长一段时间,就会迎来毫无悬念的控制和管理。

曾几何时,邓丽君的歌被批为“靡靡之音”,“黄色歌曲”


其实,很多人对于娱乐八卦的理解有太多偏差,从没有一个社会因为八卦绯闻而导致所有人道德沦丧,八卦从来都是社会的泄压阀而不是加压器,它会弥合与纾解一些东西,在很多时候,它产生着人们意想不到的润滑作用



工作事宜请联络微信:paperbullet


©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