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八卦分享交流组

明星的“睡”与“税”

钱哥法语2022-01-13 11:02:32

“睡”和“税”虽然在普通话中都是一样的读音,在本质上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不同概念。正如法理学上的“权利”与“权力”,读音完全一样,含义根本不同,前者是RIGHT,后者是POWER。

睡是一种生物行为,是人人具备的生命本能,作为生命的一种存在方式和表现形式,是我们生命中的正能量。用法理学来说,睡是一种“授益”行为。钱哥虽然已年近花甲,每天最享受的事情还是睡觉,晚上11点上床,早上7点仍舍不得离开被窝,如果在周末,7点果醒来后再睡一个回笼觉,那感觉人生真是美好的不要不要的。这样的睡是一种主动的、享福的睡。

税是一种社会行为,来自生物体外的强加,是一种生命中的负能量。用法理学来说,税是一种“负担”行为。与睡相比,税是被动的,无奈的,甚至是痛苦的。


尽管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钱哥把“睡”与“税”相提并论,是因为它们之间也有一种逻辑上的关系:税会影响睡;虽然睡多不一定会税多,但税多一般会导致睡少。这几天被“税”困挠了“睡”的明星,可能不止某爷一人。

所以,既有教人睡眠的功课,也有教人避税的学问。

不过,既有一般逻辑,也就有例外的情形。

比如说明星的睡就与钱哥不一样。明星的睡,既有生物本能上为了休息而躺倒放松身体的睡,还有社会学意义上的睡,是一种生存和发展的手段。

作为社会学意义上的睡,明星的睡可能有三种作用。

第一种是睡为钞,直白说就是以睡为赚钱的手段。我的好朋友叶先生转发给我一篇文章,题为《范爷的房事》,用的是春秋笔法,谈的其实是关于房子的那些事。全文几乎没一个“睡”字,却总是让读书不多但想象力不差的钱哥浮想联翩,感觉到话里有话:明星与首富,呵呵......据说很多明星在出道的早期,都少不了这方面的行为。时间短的叫“出台”,时间长的可能就是“包养”。反正付出的是色,收获的是钱。

第二种是睡为票。明星们无论能从首富那里睡来多少钞票,也无论在干爹的护佑下能逃多少税,最大的收入来源还是市场,是票房,是我等几百上千年的劳动才能有6000万元收入的铁杆粉丝。已经高度市场化的娱乐业,没有愿意花钱去追星的人,就没有明星们的富可敌国。于是取悦我们自然成为明星的“经济人理性”。有一段时间,女生想做明星,男生想睡明星成为社会风潮。但是对于如钱哥等芸芸男女来说,白日梦都比做明星或睡星要靠谱现实。于是,我们来一个“移情”,养成了追星情结和绯闻喜好,让中国的娱乐圈从艺术时代进入了情色时代。这样,明星取悦我们的最好方式就从“演给你看”进化到了“脱给你瞧,睡给你看”的阶段,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绯闻。我们也是如此的喜欢分享和传播明星的绯闻,以致于无睡不电影,不色无收视。在这样一种市场机制的作用下,所有的明星,不管男的女的,不管是刚出道的二三流演员,还是到了可以称爷的时候,如果没有睡的绯闻,票房就火不起来。而只要一跟“性”沾边,一睡成名,一脱成星,就可以大大吸引媒体和大众的眼球,从而多接戏、多做广告代言。从这个意义上说,明星是为你我而睡。他们以绯闻满足了我们对性、对色、对睡的想象,我们以自己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钱,购买了他们的产品或作品(很遗憾,没能力购买他们的“服务”)。

Fair Play

第三种是睡为靠,或罩。有人说娱乐圈是一个染缸或酱缸。我的好朋友富明先生说,娱乐圈就是一个马桶。无论是桶还是缸,如果要在群蛆乱舞之中脱颖而出、竞争得胜,除了要有真功夫,也少不了一个有权或者有强大资金实力的干爹。“干爹”是个暧昧的称呼。现实中,不排除确实有那种只是出于欣赏和喜欢、为女孩子提供帮助、没有性关系的“干爹”,比如电影《策反》中收养和不惜重金培养孤女陈静的“义父”宁波船王俞老板。但说到底女星认“干爹”,都是想背靠大树好乘凉,一般能被女星认做干爹的,也都是能“罩”得住的人物。有了干爹才既有靠也有罩,马桶边上纵有崔爷这般的“铲屎官”,也掀不起大浪,海定而波宁。

但是不管怎样,明星的睡,很重要一个目的是创收,是为了生存与发展。在这个意义上说,与钱哥的打工一个样,也体现了多劳多得。所以,钱哥对4天赚6000万元的明星,也不应该那么眼红,那么愤愤不平。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有付出才会有收获啊。

所以说,就明星来说,睡,不是问题,你有本事你也去睡啊!


税才是问题。

4天收入6000万元,其中有1000万元“阳合同”是“税后收入”,5000万元“阴合同”是可以避税甚至逃税的。这几天,税务部门初查了某爷的工作室,发现3000多万元的营业收入,缴税额却是0

我等工薪降阶层或小老板,每一分收入都套不出个税。而明星靠睡赚大钱却不用纳税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秘密呢?

向来以小人心度君子之腹的钱哥认为,这背后还是离不开一个“睡”字:睡得越多,纳税可能越少。这几天有一个段子是这样说的:“她该睡的不该睡的都睡了,你们还要她怎么样!竟然说她漏税,漏了谁你跟我说。”

所以钱哥认为下列公式是成立的:

1)睡后≈税后,

2)睡过了=税过了。

税虽然是一种负担行为,其实也是一种授益行为啊,因为很多场所都写着“纳税光荣”。钱哥想想也是,能够得上纳税的标准,起码不是吃低保,总还是年轻的,有点本事的;能为国家建设出力,也是爱国的。钱哥作为普通工薪阶层中最普通的一员,深知自己文不能安邦治国,武不能保境安民,却又发自本能地那么爱我的国,一直认为为国家交点税就是身为国民的高尚情怀、政治觉悟和爱国表现了。我的好朋友吴先生经常如胡编一样教导我说,我们汽车加的油贵一点,我们对国家作贡献也就大一点。所以央视关于“全国人民喜迎油价上涨”的宣传就是一种正能量。


这方面,钱哥觉得自己比明星们高尚了许多。也许他们都不读书不看报吧。

近来很多知名的民营企业家们都自觉摘下头上“首富”的光环,去延安上井冈,南瓜汤红米饭,穿军服唱红歌,虚心接受先进思想的教育,自觉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

所以,作为粉丝,钱哥呼吁明星们,请不要继续在横店抗日,在床上睡觉了,也该向革命圣地出发了!否则,下次你的绯闻最好玩,钱哥也不花钱去追了。

 

请按下图的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