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八卦分享交流组

中国最真实的新闻难道只剩明星八卦了?

德融集团2019-09-07 07:51:41


白百何出轨,要说全中国谁最不淡定,那除了群情激奋的键盘侠,非我大A股的股民莫属:“出轨概念股”红墙股份全天震荡逆市上行,大涨6.09%;而百合花、梦百合等个股则放量走低,收跌2.27%。

 

按两者的市值,掐指一算,这轮涨跌的金额大约有5亿人民币——就因为“内地第一狗仔”卓伟的一条八卦。


本周三,女星白百何被爆出轨丑闻


我们最早听说“狗仔”这个词,一定是来源于港台娱乐圈。事实上,“狗仔”最初是香港人称呼另一种特殊职业——便衣警察的说法,因为他们擅长以跟踪、窃听等方式锲而不舍地追查案件,被称为“小狗队”。


后来,一些香港报刊杂志专门组织起团队,效仿“小狗队”的做法,二十四小时跟踪拍摄明星权贵的生活。劲爆的明星隐私每每哗然一时,“狗仔队”的说法亦渐渐喧宾夺主,成为这个群体的特殊称谓。而台湾狗仔文化,亦是紧随《苹果日报》传入台湾而起。


但是在内地,我们说有“狗仔”这个词就是因为卓伟这个人,也并不为过。


内地第一狗仔卓伟


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所谓全中国的狗仔其实就是卓伟和他团队里的十几个人,有退休军人、技术员、师范生,甚至还有富二代。


“我们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活,有时候一天拍好几个人,几百个明星就我们这十几个人盯。除了三个后期有正常休息,前方摄影、摄像和司机每周只休息一天,每天工作17、18个小时。”


在国外,一个狗仔一年只要能盯住几个明星、拍到两三张独家照片,通过卖版权就能跑去度假了,但版权费在中国无疑不符合国情。


某位狗仔因绕到车另一面拍到的
希尔顿入狱哭泣照片卖到10万美元


狗仔的另一个收入大项就是“封口费”,但卓伟不屑要。除了法律风险,更重要是他认为自己要保持“新闻工作者的初心”:我原本是把狗仔当作一个职业,现在把它当作一个事业。


事业的契机,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出现了。


其实早在2012年,卓伟就上线了一款APP,但是直到2014-2015年,风口才到来,才有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全民星探”APP。“全民星探”顾名思义,就是要做成一个UGC(用户原创内容)平台,让八卦无孔不入,人人成为狗仔。2015年上线时,“全民星探”获得了百万级天使融资。


现在发生任何事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拿出手机


与此同时,卓伟越来越具有互联网时代的“产品意识”。


首先,他尝试将产品形态多样化,除了传统图文,还有短视频、网络直播。其次,他有意识地为产品打上鲜明的“卓伟制造”标签,例如用打油诗的方式来爆料。然后,他非常清楚打造爆款的必要性。在“周一见”成为全民皆知的现象级名词后,卓伟索性打造出“周三见”,每周三爆一个大料。


最后,却也是最重要的,卓伟像打造产品一样对待内容。他甚至在团队内部订下“狗仔原则”,比如“我们做报道都要依靠证据,跟踪、拍摄就是取证的过程”,还有几条不报原则等等。



跟踪、偷拍,我们说狗仔是新闻工作者的下限,甚至说败类也不为过。但卓伟说,做狗仔是他的新闻理想。


十几年前,他开始做狗仔,说想做真实的、独家的、轰动的新闻。十几年过去了,越来越多的新闻从业者只是坐在电脑前就想蹭个大新闻,没有任何调研、追踪,更恶劣的还故意曲解矛盾冲突来吸引流量,例如前不久刚发生的泸州学生自杀事件。相比之下,卓伟和他的狗仔竟算得上是“业界良心”了。


算法、流量、资本、网络,我们和真实大概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遥远过。如果我们能看到最真实的新闻,只剩明星八卦了,这究竟算不算一种悲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