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八卦分享交流组

张亚东配梵高,原来相似的人会有更多相似丨文周专访

文艺生活周刊2021-03-22 09:11:06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月初,随着动画传记电影《至爱梵高》的上映,梵高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再次成为热点话题。中文版影片中,张亚东第一次为大银幕献声,担任“梵高”的配音。

 

被问及感受,他说:“配音这个事儿对我来说太难了,我主要是热爱梵高。对我来说一听说是有关梵高的事儿,不管自己行不行,我都要干。”

 


一直以来,无论是张亚东的音乐造诣,还是他的八卦周边,一直为大众津津乐道,文周君这次和张亚东,更多是聊了聊他近几年工作和生活的状态。


文周:媒体或大众对你的评价,往往是一个“贴标签”的行为,像“高冷沉默”、“才华横溢”、“中国流行音乐教父”,甚至还有一些类似“女神收割机”的八卦调侃,你怎样看待这些标签?

 

张亚东:其实这些都没什么,我无所谓。对我来说我可能永远只能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

 

文周:你完全不在意这些吗?

 

张亚东比如有人说我“有才华”,可我觉得有时候,才华不如刻苦来得更加有效。我喜欢学习,到现在为止我都一直坚持学习只有这样才能给我带来特别充实的感觉。


无论怎样,我还是要保持敏感,对音乐、对生活、对所有事情保持我自己的敏感,并且尝试在很多方面去颠覆自己、突破自己。在我看来,如果总是觉得自己什么都是对的、都是正确的,这件事儿还挺危险的,也会让你活得没什么感觉。

 

文周:是怎样的契机,让你和《至爱梵高》有了这次合作?

 

张亚东:可能他们觉得我的声音比较低沉、音质好听吧,我又比较爱画画,所以考虑我?我也不知道。其实在我看来,现在懂英文的人那么多,外文片看个字幕我觉得也是可行的。说实话,配音这件事对我来说太难了。一个外国脸,你非要加上中国人的声音。但主要还是因为我热爱梵高,我想要更多地了解梵高。在梵高去世125周年的时候,我专门去荷兰看了他的展览,那一次,我几乎把他的作品都看遍了。

 

文周:你为了完成这次配音,都做了哪些努力?

 

张亚东努力当然是非常多的。其实每一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梵高,都有对这个角色的理解或者诠释。对这个角色的拿捏非常微妙,要用声音去诠释一个角色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比如说,梵高的内心是非常孤独的,他不光是在不同的场景里说不同的话,甚至于有些配音是没有语言的,比如他难受时的一声“哼哼”,这你要我怎么表达?

 

 


“创作是最自由的东西”是张亚东始终坚持的理念,已经接近“知天命”之年的他依旧享受游走在自己的边界,享受多种多样的新鲜尝试。


2016年,张亚东担任导演的“处女作”电影《湖边密林》入围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创投单元,并获创投单元“最佳创意项目”大奖这是一部探讨中年人归属感的电影,他说“中年是我此刻最熟悉的状态”。张亚东还特意为电影绘制了首款海报。



最近,张亚东又迷上了架子鼓。除了每天在工作室保持几个小时的练琴状态,他同时开启了自己的“鼓手生涯”。谈到这些年的跨界尝试,原本随意而坐闲聊的他,神情不自觉认真严肃起来。


文周:你一直都表现出一种非常享受“走出舒适区”的状态。这几年你跨界玩了不少东西,你怎样评价这些不同的尝试?它们让你“走出”了舒适区吗?

 

张亚东:其实一方面是有“走出舒适区”这一说,还有一方面,我也算是逃避吧。怎么说呢,其实没有什么区域是舒适区。我觉得一个人所有的感受,或者说最敏感的东西,都来自于初次,都来自于陌生,或者来自于一知半解,才最有魅力。

 

比如说,我尝试去画画,为什么我敢画,是因为一知半解。可是当你真的研究到一定程度,那都是煎熬。我只能这么说,如果有一个人说他一辈子都喜欢音乐,每一天都热爱音乐,每一天都在为此付出,那我真的佩服他。像这样我真做不到。对我来说,我没有办法始终对音乐保持那种感觉,关键是我厚着脸对音乐保持那个感觉,音乐不一定买我的账。

 

所以我觉得人是需要去尝试、去突破自己的。我做这些东西不一定要做到什么程度,只是在做的过程里,我觉得好高兴,觉得自己比以前接收的东西更加丰富,就很开心了。



文周:在你做的这么多尝试中,有没有一个“身份”是特别向往的?

 

张亚东:(思考良久)还真没有。我想要努力去打破“身份”的束缚。

 

文周:你希望成为一个多元的人?

 

张亚东:我们每个人都只是个“人”而已,我不认为“身份”这个东西可以代表什么。只要在我看来,这一天是有希望的,这种状态就很棒了。当然我说的“希望”仅仅是针对我个人而言,无论我去做什么,也许这件事是有用、有意义的,也许是无用的、没意义的,但我能感觉到我在渴望新的一天去追求一种充满变数的状态。未知、新鲜感这些东西都是很好的,相反,永恒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你想想要是所有的东西都保持一成不变,那有什么意义呢?

 

文周:有什么样的关键词可以概括你的2017年?

 

张亚东:就是努力努力努力吧!今年是我的第四个本命年,我这一年不断在努力做很多事情,特别是在音乐方面,基本上每天我都会花时间在工作室练琴。


 

聊到即兴处,张亚东把玩起手中的鼓槌,随意地敲击出无规律的节奏。房间暖气很足,四下氤氲着茶香。

 


文周:面对当今时代知识的不断迭代更新和生活的快节奏变化,你会产生焦虑感吗?

 

张亚东:会,当然会有焦虑。这个时代能提供给我们的东西太多样了。很多信息都来不及去获取和吸收。

 

文周:现在大家都在谈论痛点,一些媒体也特别擅长制造痛点,无形中加重了群体的焦虑,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张亚东:我觉得自己是有人群恐惧症的。你看现在这个时代,想要找到一个人实在太容易,手机、网络……可以通过太多方式。不像若干年前,想要和一个人联系就需要耗费很多工夫。其实在以前,我是渴望和不同的人交流的。可是现在随便就能轻松找到一个人,大家获取信息的途径也太多了,难免产生焦虑。但其实当下也是个很好的时代,焦虑感这个东西虽然存在,但并不妨碍我对这个时代的喜欢。



文周:如今的华语乐坛发展趋势之一是明星、歌手的商业ip化,你怎么看待?

 

张亚东:其实偶像这个东西很正常,别说现在,哪一个年代都有偶像,因此你不能说这是进步或是退步。相反我很看好现在的华语乐坛,因为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可以做自己的音乐,形式上愈加多种多样,不像以前,大家没有创新,一切都看北京是什么样,北京是什么样我们就要跟着学。

 

而音乐圈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就我观察而言,真的是没什么公平可言。有的人就是生来适合做这一行的,他不需要付出什么努力就能成功。我身边也有很多努力刻苦的人,但他们依然在打拼着,这真的是很奇怪,是说不上理由的。

 

文周:那你怎么看待音乐产业的变革升级呢?

 

张亚东:当然大环境是越来越好的,如今自媒体也有发展,人们可以通过任何渠道去展现自己,唱片公司的地位在不断弱化,只要有自己的特点和才能,通过自媒体和网络进行自我包装和传播,无论是什么风格,总会有人喜欢的。

 

现在的音乐门槛变得很低,不像过去,一个家庭里,可能“我是弹琴的,我父母是唱戏的”,总有种音乐世家的感觉。如今的音乐行业接纳和鼓励各行各业人的参与,比如一个家庭里,孩子小时候家人给买个钢琴,全家人就在这个小孩学琴的过程中受到音乐的熏陶。长远点看,即使这个小孩长大后没有从事音乐相关行业,他也累积了很好的音乐素养。


 


今天的张亚东,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Stage舞台”节目发起人。这档由多米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联合出品的节目,主打“舞台无处不在”的理念,音乐人不再拘泥于时间与地点,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地点进行现场表演和LIVE录制。


平安夜的前一天,“Stage舞台”第一期正式通过网易云音乐发布。这期节目里,旅行团在冬日北京的一家火锅店里为服务员和厨师们唱起了全新编曲的《逝去的歌》,张亚东在其中客串贝斯手。


12月21号“Stage舞台”发布会上,朴树作为演出嘉宾到场


《文周》:“舞台无处不在”是“Stage舞台”的slogan,是什么激发了你这样的创意?

 

张亚东:其实大多数人只是职业不同,但事实上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舞台。我觉得没有必要把一个东西固定在一个场所,譬如说现在大多数演出都在剧场、体育场,有观众席,所有演出的人和观众都有很远的距离。现在已经越来越没有这个鸿沟必要了。应该思考怎样把音乐融入到生活里,而不是过去那种特别呆板的呈现。

 

在这个时代,好像大家都很害怕包装,都愿意呈现没有被包装的那一面,更加自然或者是更鲜活地进行互动。我就是想让音乐回到生活里,而不是录音棚。

 

《文周》:担任“Stage舞台”的编曲,对你来说是一件驾轻就熟的事吗?

 

张亚东:其实也不全由我来编曲,好多乐队自己都编好了。我们只是在这个过程里看能不能互相交换一些灵感和刺激。一首歌是有生命的,不会一旦录完一辈子都长成那样,它可以随着时间、随着情感的变化去改变它的样貌。所以我愿意和大家去沟通,借着Stage这个舞台,创造交流音乐的机会。

 

《文周》:从有想法到“Stage舞台”成型发布,中间有什么有意思的经历可以分享?

 

张亚东:有意思的东西很多,现在我们拍摄了两期,本来计划要更早开始。北京的秋天其实非常美,而且屋顶之类的都不冷,大多数地方可以任意去,而现在拍就有一点点晚了,太冷了,拍摄场地选择就比较限制。

 

《文周》:你希望通过“Stage舞台”给受众带来什么理念?

 

张亚东:其实我觉得无论是什么知名度的艺人,他可能和你周围身边的某一个人没有任何差别,我们需要的是更加理解身边的人,更加理解音乐所表达的情感的那一部分,互相在音乐里感受彼此的生活。


图片来自张亚东微博


罗曼·罗兰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我们不敢妄言张亚东是否拥有“真正的英雄主义”,但可以感受到他生活细节里随处可见的饱满的热情。愿他和我们的2018,每一天都充满新鲜的希望。



记者丨Verity

图片来自网络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


《文周》开放征稿

-回复“2”了解详情-

点击文章标题看“十一月”文章精华
如果北京不给你梦想,那别的地方会有吗?
也许明天你就精神分裂了
可能他并没有那么喜欢你

老子就是如此年轻,所以无可救药

如果你知道终会分手,还会爱下去吗?
我的灵魂活腻了,却又怕死
你会为了孩子成为一个冷静的复仇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