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八卦分享交流组

八卦来了明星袁立捐给天使妈妈基金的钱去哪儿了

天涯社区2019-09-10 15:16:54

明星袁立捐给天使妈妈基金的钱去哪了?

楼主:周筱赟

昨日明星袁立在微博质疑天使妈妈基金:她捐款救治的孩子已出院,为何天使妈妈基金仍以该孩子名义募捐?为何经过一个月,捐款总额会变少?

天使妈妈(以下简称天妈)早在2013年年初就被我揭露私设小金库,不入公账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涉嫌侵吞大量善款、涉嫌伪造财务报表、涉嫌与地方福利院勾结“吃空饷”等“八宗罪”,并向民政部实名举报。当时天妈扬言要起诉我,后来也没下文。民政部调查一年多后,向我确认私设小金库接受捐款属实,却不调查这些捐款去向!这么慢的效率,傻瓜都知道把钱都转移走了。

以往,明星捐了钱之后,从来没听说有去追查捐款使用情况的。其实这本来就是公众的权利,更是捐款人的权利。所以,袁立这次较真,我觉得非常好。我为袁立补充两点:

1,天妈只公开给医院划了多少钱,却从不公开出院的费用清单,即划给医院的钱可能花不完,去哪了?

2,天妈至少通过三个以上不同平台为同一孩子募捐,由于孩子家长需要用医院发票原件报社保(袁立说的孩子,天妈让家长支付了25),所以惯例是各基金会只能用医院发票的复印件报账。于是,同一张发票的复印件却可以有很多张,然后,你懂的。这其中有巨大的漏洞,但迄今未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天妈你能告诉我吗?2012年你高调救治的被工友用充气泵击伤的13岁男孩小传旺,账目现在搞清楚了吗?

天妈前有明星邱启明站台,后有北京市民政局某处长支持,所以即使丑闻频出,还是牛啊。

天妈的发起人邓志新曾是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

201487

以下公布我在20132月的实名举报信。当时天妈还是号称48亿是小数点点错了的中华儿慈会的下设项目。

天使还是魔鬼?天使妈妈“八宗罪”!

周筱赟实名举报中华儿慈会

天使妈妈项目涉嫌违规、违法乃至犯罪的举报信

北京市民政局社会团体管理办公室、北京市民政综合执法监察大队:

本人周筱赟,系中国公民、广州市民、普通网民,作为网络爆料人,曾揭露中石化天价酒、卢美美中非希望工程、重庆选美、江苏阜宁判刑贪官入编、铁道部12306网站亿元合同、中华儿慈会48亿巨款神秘消失等重大社会公共事件,曾十天内扳倒厅级高官,曾遭悬赏一千万人民币。凡被周筱赟揭露者,要么认错、要么停工、要么巨亏、要么撤职、要么双规、要么判刑,一旦出手,从不失手。

此次,本人周筱赟以公民身份、以中华儿慈会捐款人身份(非定向,捐赠发票编号1100391468),向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民政综合执法监察大队(以下简称贵处)实名举报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华儿慈会”)下设的天使妈妈公益项目(以下简称“天使妈妈”)涉嫌违规、违法的事实:长期且至今以公募名义私设小金库接受大量捐款、不入公账、多头收款、不开捐赠发票、提供虚假的会计资料、涉嫌伪造财务报表、大量现金下落不明、涉嫌私吞公众捐款、拒绝公开任何银行流水单(理由是担心别有用心的人“断章取义找茬”)、与地方福利院勾结吃空饷、伪造审计报告、欺诈北京市民政局骗取荣誉等等,请贵处尽快采取执法监察行动,打击此类涉嫌借慈善敛财的恶行,激浊扬清,正本清源,弘扬社会正气,还慈善一个公开透明的环境。

一,最严重的问题:天使妈妈长期且至今以公募名义私设小金库接受大量捐款

天使妈妈项目,是邓志新、邱莉莉、徐蔓、沈利等人成立的宣称救助贫困家庭重症儿童的项目(证据1)。2007年-2010年,天使妈妈属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下设的项目,2010年至今属于中华儿慈会下设的项目。(证据2

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和《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公益基金会下设的公益项目(包括专项基金),均不能另设账号,所有捐款必须走基金会的捐款账号,这是会计制度、会计法规、公益慈善的原则与常识!但是,天使妈妈作为官办基金会下设的公益项目,却以专项基金名义对外独立展开活动,自成立以来一直私设小金库,用多个私人账户接收大量捐款,并要求捐款人不要存入公账(证据3),且不提供捐赠发票,完全脱离监管,属于严重违规、违法的行为。

公益基金会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是违法行为,这根本不是一个基金会管理问题,而是一个违背基本会计制度和法规的问题。公益基金会募集的公众捐款,竟然可以直接存入私人账户,请问北京市民政局对此是否知情?如果事先不知情,这涉嫌失职,如果事先知情却不处理,这涉嫌渎职!

在我2013121日揭露此事后,国内多家媒体报道,天使妈妈承认私设小金库。既然承认存在小金库,那天使妈妈本该立即将小金库的捐款转存到对公账户,但是,天使妈妈至今不仅毫无整改小金库之意,还竟然在微博叫嚣:“中国哪条法律写个人账户接受捐款违法”?(证据4)那我就列出法条,告诉天使妈妈哪些法律规定公募基金会包括下设的公益项目、二级基金,绝对不允许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

《基金会管理条例》第32条:“基金会应当执行国家统一的会计制度,依法进行会计核算、建立健全内部会计监督制度。”

《基金会管理条例》第42条:“基金会、基金会分支机构、基金会代表机构或者境外基金会代表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登记管理机关给予警告、责令停止活动;情节严重的,可以撤销登记:……(二)“在填制会计凭证、登记会计账簿、编制财务会计报告中弄虚作假的。”

《会计法》第16条:“各单位发生的各项经济业务事项应当在依法设置的会计账簿上统一登记、核算,不得违反本法和国家统一的会计制度的规定私设会计账簿登记、核算。”

《会计法》第42条:“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财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对单位并处三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可以处二千元以上二万元以下的罚款;属于国家工作人员的,还应当由其所在单位或者有关单位依法给予行政处分:……(二)私设会计账簿的;”

《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66条:“银行在银行结算账户的开立中,不得有下列行为:……(二)明知或应知是单位资金,而允许以自然人名称开立账户存储。”

《公司法》第172条:“公司除法定的会计账簿外,不得另立会计账簿。对公司资产,不得以任何个人名义开立账户存储。”

天使妈妈以公募名义,却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这完全属于法律禁止的私设会计账簿、将单位资金以自然人名称开立账户存储。应比照前述法律、法规规定,承担相应行政责任。

基于前述法律规定,从逻辑和常理而言,慈善组织接受的是公众捐款,其资金管理与会计制度应比公司的资金管理制度、会计制度更严格。天使妈妈以公募名义,以私人账户接受捐款,从任何一个角度而言,都是违规、违法乃至刑事犯罪的行为。而纵容、放任、疏忽使得天使妈妈私设小金库接受公众捐款的违法现象长期存在,这是北京市民政局的失职乃至渎职!

二,大量现金捐款下落不明,天使妈妈涉嫌私吞公众捐款,至今拒绝公开银行流水单

在中华儿慈会官方网站公示的天使妈妈收到的捐款,是存入儿慈会官方捐款账户的部分并由儿慈会开具了捐赠发票,和天使妈妈官网公示的收到的捐款,存在巨大的差额。

我随机选择20111230日、31日这两天,天使妈妈官网公示收到45笔捐款,在中华儿慈会官网公示的进入儿慈会账户的只有12笔,占26.7%,连三分之一都不到!(证据5)天使妈妈多达三分之二以上的捐款进入私设小金库,根本没有进入儿慈会的账户。天使妈妈在2011年进入中华儿慈会捐赠账户的收入为370多万或1000多万(天使妈妈有两个不同收入数据,详下),那么,是否天使妈妈另有数百万乃至上千万的捐款,直接进入小金库而不入公账、不开发票呢?

我通过比较发现,基本上凡现金支付和支付宝捐助的捐款,都未进入儿慈会账户,只进入天使妈妈的私人账户。中华儿慈会官网公示的2011全年天使妈妈收到的捐款中,现金捐助只有68笔,其中201112月只有1笔,10月、11月现金捐款干脆就是完全空白。这和天使妈妈官网公布的捐款完全不符!(证据6)仅20111230日、31日两天,天使妈妈官网公示的现金捐助就有7笔,都没有在儿慈会官网公示中出现(同上证据5)。

而根据我在天使妈妈官网统计,201111月收到现金捐款50笔。但11月这50笔现金捐款,在儿慈会官网却是空白。这么多钱到哪儿去了?没有人知道。甚至连天使妈妈官网公布的是否她收到捐款的全部,也是完全无从验证的,因为全部是小金库收钱且不开发票。

天使妈妈宣称这是历史遗留问题,2013112日在其官网发布过一篇《天使之家孤儿救助项目针对近期网上问题的解释》(证据7),承认“天使之家在2007年成立,确实曾经有过用私人帐号筹款的问题,但是在儿慈会的支持下,天使之家已经全部改用基金会的帐号筹款。”后在媒体追问下,又改口称2012年已经取消。这完全是撒谎!如果说天使妈妈2005年创办之初如此做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到2007年成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项目、2010年成为中华儿慈会的项目之后还继续这么做,就是放任、故意违规、违法乃至涉嫌私吞捐款。201311日的捐款数,天使妈妈官网公布的捐款记录为384笔,而儿慈会官网上天使妈妈的捐款只有7笔(证据8),说明至今天使妈妈的绝大部分捐款,依然进入天使妈妈私设的多个私人账户!而天使妈妈究竟有多少个私人账户(在接受捐款且不依法公示公布使用明细),则更是不得而知。

现在民间确实有采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的情况,比如民间人士在网上发起为某个孩子捐款的活动。但这属于民间自救形式,而不是像天使妈妈有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华儿慈会等官方背景。对于民间自救,社会认同的办法是“一救助、一账号”,救助结束,账号撤销。只有一些带有诈骗性质的团伙,才会采用“多救助、一账号”或虽然“一救助、一账号”,但救助结束,仍然保留账号,诈骗捐款。草根公益圈称之为“钓鱼”账号(即骗子账号)。

我在2013226日,向天使妈妈在募集公众捐款帖中发布的多个私人账户汇款,均能汇入(同上证据3),说明这些账户至今仍在使用。但此类账户存在数量、银行流水单从未公布过。

天使妈妈回应称:通过私人账户接受的捐赠也会在天使妈妈的官网上进行公示,账户已不再使用了。但是,对于捐款没有进入捐款账户,而是违规乃至违法进入私设的小金库,那表明其行为已完全脱离监管,这些大量的公众捐款已进入监管的空白地带,公众无法知道这些捐款是否变成了郭美美的包包、豪车,以及别墅。天使妈妈所谓的公示,连到底有几个小金库账户都从未公布过,这样的公示完全是选择性公示,无法自证清白。

针对至今仍在以公募名义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的之一,天使妈妈创办人之一邱莉莉接受采访时宣称:“虽然天使妈妈不再对外宣传此前的私人账户,但是仍有一些捐助者记得这个账户,并向内捐助善款。所以对于这些进入私人账户的捐款,天使妈妈仍然在向外公示,而没有出现在儿慈会的官网上。”(证据9,《京华时报》2013122日)

这也是彻头彻尾的谎言!真的要停止私设小金库接受捐款,只要把这些个人账户销户就解决了,哪来那么多废话呢?

天使妈妈被我揭露后,以担心网友看不懂、担心被“断章取义找茬”等理由,至今拒绝公开任何银行流水单(证据10,《新京报》2013127日),甚至连曾经用过几个私人账户私设小金库也拒绝公布,还质问哪条法律规定不许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天使妈妈这种公然藐视法律、冒天下之大不韪私吞捐款的行为,需要多么无耻才能做到?

天使妈妈曾称捐款到公账后,拨款特别慢,所以才用私人账户接受捐款。这个解释也是不成立的。如果出于救治患儿的应急考虑,完全可以设“备用金”,这是合法的。但天使妈妈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原因或许很简单——合法的渠道,就必须公开透明,就没法捞钱了。

三,天使妈妈逃避财务监管,接受捐款不开捐赠发票

慈善组织接受公众捐款应开具发票属于会计、税务制度常识,相应的法律法规均有明确的规定。民政部为进一步规范和监管基金会管理,于2012年发布了124号文件:《关于规范基金会行为的若干规定(试行)》,其中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基金会应当在实际收到捐赠后据实开具捐赠票据。捐赠人不需要捐赠票据的,或者匿名捐赠的,也应当开具捐赠票据,由基金会留存备查。”

也就是说,所有捐款都必须开具捐赠发票,即使匿名捐款也必须开具。不开发票的金额,就意味着不需要入账,就不会在财务报表中体现,这笔资金就逃避了监管。而天使妈妈根本不是一个独立的基金,没有捐赠发票可以开具,必须挂靠在儿慈会这个公募基金会名下才能以儿慈会的项目名义接受捐款。捐款只有进入儿慈会的捐赠账户,儿慈会才会开具捐款发票。凡是在儿慈会官方公示的,都是入了儿慈会账户并开具了捐赠发票,并体现在儿慈会财务报表中。

据天使妈妈的邱莉莉对此解释称:由于天使妈妈基金并不具备独立的法人资质,所以接受的捐款并未开具发票,但是每一笔捐款都有收据(同上证据9)。众所周知,收据的法律效力和白条是一样的,根本不具备社会监管的条件。邱莉莉又称:“现在我们也在申请独立的法人资质,具备独立法人资质之后我们再接受捐款肯定会开具发票。”(同上证据9)这也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只要把收到的现金捐款存入中华儿慈会的捐款账户,儿慈会就能开具捐赠发票,何来不能开具捐赠发票呢?天使妈妈不把捐款存入儿慈会的捐款账户,而要存入私设的小金库,就是为了不入账逃避监管。而天使妈妈所谓的开具收据,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收据在任何一个文具店都能买到,收据完全可以不入账,账目完全可以随意编造,根本无从核实。于是,小金库的账外资金,完全就是天使妈妈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了。

何况,是否具备独立法人资格,不是其可以违规违法不开票的理由,这样的解释,究竟是在威胁还是暗示——“北京市民政局尽快给天使妈妈颁发独立法人资质才对,不给资质,我们就无法开捐赠发票。”这该是多么无耻和嚣张啊!

综上三点,天使妈妈以公募名义接受的大量捐款,既不入公账(儿慈会的捐赠账户),又不开具发票,即意味着完全没有任何监管。大量的公众捐款究竟有多少被私吞、多少用在公益事业上,我们无从获知。

四,天使妈妈提供虚假会计资料,涉嫌伪造财务报表

中华儿慈会2011年度工作报告第11页“本年度公益活动明细”中,天使妈妈2011年度捐款收入3,734,216.20元(373万多元),但儿慈会官网公示的天使妈妈从201111日到1231日捐款收入合计却是10,561,906.75元(1056万多元),差额683万多元。(证据11

天使妈妈对此回应称:数据不符的主要原因是统计时间、方式及科目的不同。天使妈妈称:在儿慈会年报中除第1项之外,还有161923项等属于天使妈妈捐款收入。

儿慈会年报第11页“本年度公益活动明细”,第1项即“天使妈妈专项基金”,第16项为“9958儿童救助项目”(收入2,266,560元)、第19项为“干细胞研究”(收入5,000,000元)、第23项为“全国基层医院烧伤整形医师培训项目”(收入0元)(证据12)。

第一,“干细胞研究”项目,据儿慈会年报,是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在海军总医院建立“干细胞研究中心”(证据13),属于商业开发项目,和天使妈妈宣称的公益性质不符。“全国基层医院烧伤整形医师培训项目”和救助儿童有什么关系?可能天使妈妈会解释这是救助烧伤的儿童,那么,儿童都要吃饭,天使妈妈难道要资助一个厨师的培训项目吗?根据民政部《关于规范基金会行为的若干规定(试行)》,“基金会不得资助以营利为目的开展的活动”。

第二,公益项目应该和公益组织的宗旨直接相关。如果天使妈妈坚持上述项目与其宗旨相符,那么,根据《基金会管理条例》第21条:重大募捐活动须经出席理事表决,2/3以上通过方为有效。根据《中华儿慈会章程》第35条:募集款物价值预计500万元以上人民币的募捐活动即重大募捐活动,请问天使妈妈的上述项目,经过了儿慈会的理事会表决吗?能出示2/3以上理事的签字吗?

第三,即使中华儿慈会2011年度工作报告中“本年度业务活动情况报告”第1161923项全部属于天使妈妈项目,但其收入总和共计为11,000,776.201100多万元),和儿慈会官网公示的10,561,906.75元(1056万多元)依然对不上。说明儿慈会和天使妈妈的账目完全是一笔糊涂账。

第四,最为关键的是:如果天使妈妈的解释成立,那么,天使妈妈就是提供虚假会计资料、涉嫌伪造财务报表。因为在中华儿慈会的工作报告和财务报表中,天使妈妈项目和“9958儿童救助项目”、“干细胞研究”、“全国基层医院烧伤整形医师培训项目”分列,整个工作报告和财务报表中并未说明后列三项属于天使妈妈的项目。

上述伪造财务报表的行为,涉嫌刑事犯罪,天使妈妈以及配合的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注册会计师难道不怕坐牢吗?这需要多大的利益诱惑,才能如此公然造假呢?

五,天使妈妈涉嫌与地方福利院勾结“吃空饷”

天使妈妈项目分为天使之家和贫困儿童两个分项目,被我揭露以公募名义私设小金库接受大量捐款后,天使妈妈解释天使之家和天使妈妈项目无关。这是彻头彻尾的说谎!

在中华儿慈会2011年度工作报告第11页“本年度公益活动明细”中,天使妈妈的项目内容简述中,明确称“开设新的寄养点。‘天使之家’是天使妈妈基金寄养弃婴和等待救治的病儿地方,继2010年九龙花园天使之家设立后,2011年在天通苑又增设了一个天使之家,使寄养能力增加到60个孩子”。经查证,天通苑天使之家的地址是:北京市昌平区东三旗5号线天通苑北站西侧15号院内。

在中华儿慈会2011年年度报告第31页有“顾秀莲参加天使之家成立仪式”、“天使之家的志愿者”照片,明确表明天使之家是中华儿慈会下设的天使妈妈项目的一部分。如果是天使妈妈现在宣称的天使之家与天使妈妈项目无关,为何天使之家又频繁出现在中华儿慈会的工作报告和年报中?

天使妈妈官网在2012112日发布的《天使之家孤儿救助项目针对近期网上问题的解释》中称“天使之家的孩子,都是从全国的福利院接过来急需要手术治疗的孩子,……孩子的户口和最终监护权仍然属于当地的福利院。”(同上证据7)既然这些孩子的户口仍属于当地福利院,那么,国家都给这些孩子每人每月拨款一千元以上。但天使妈妈从未公示过和地方福利院合作协议,也从未公示过和地方福利院的资金往来。天使妈妈寄养的这些孩子,一方面大部分户口挂在地方福利院由地方福利院吃“空饷”,另一方面,天使妈妈又拿着孩子的照片,到处宣传募集公众捐款存入多个私人账户。这涉嫌利用孩子骗取国家拨款和公众捐款,完全是两头骗!

六,天使妈妈公布的审计报告涉嫌造假

天使妈妈为了自证清白,在官网公布了一份审计报告(证据14)。

首先这涉及一个基本会计常识问题:私设的账外资金即小金库,属于违法乃至犯罪行为,竟然自己找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审计报告,以此自证清白,完全不顾利害关系回避原则,完全丧失中立、公正、透明的第三方委托审计原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其次,这份审计报告不包括天使妈妈小金库,且错误百出,数据涉嫌造假!

天使妈妈公布的救助项目专项审计报告第3页《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天使妈妈团队救助收支情况表》中的物资捐赠一项显示,2011年物资捐赠收入为2000元。这个数字就是假的。事实上,儿慈会官网显示,仅2011430日这一天,天使妈妈项目就收到了价值42824元的物资捐赠(证据15)。这些物资捐款到底去哪儿了?

上述收支表中的现金捐赠项,2010年收到现金捐赠收入571.34万,与儿慈会官网公示的天使妈妈基金收到的现金捐赠一致。但是儿慈会官网公示的天使妈妈的数据,不包括天使妈妈现在已经承认了的小金库里的钱。公众现在需要知道天使妈妈私人账户中的捐款情况,这个审计报告根本不能反映天使妈妈实际捐款收入和支出情况。

七,天使妈妈的涉外募捐从未公示

天使妈妈挂靠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时期(2007年-2010年)和中华儿慈会时期(2010年至今),均有在海外募捐的渠道,曾获得香港言爱基金、美国援手基金会的资助,并于20088月在美国注册为“海外中国儿童援助基金会”(OSCCF)接受海外公众的捐款(同上证据2)。但这些捐款,并未进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或中华儿慈会的捐款账户,天使妈妈也从未公示。这是严重违反相关法规的。

据北京市社会团体管理办公室2006年印发的《关于加强对基金会涉外活动管理的通知》(京社发[2006]4号),明确规定接受境外组织或个人的公益性捐赠和资助必须报告和审批,而天使妈妈在境外注册并募捐,天使妈妈和中华儿慈会从未报告和审批,在中华儿慈会的年度报告中也从未提及,就是为了逃避监管,私吞捐款。

八,天使妈妈欺诈北京市民政局骗取荣誉

天使妈妈作为公募基金会中华儿慈会下设的公益项目,却长期以公募名义用个人账户接受大量捐款,如此涉嫌违规、违法乃至犯罪的行为,竟然能获得2012年度“首都慈善奖”!

2012122日由北京市民政局主办的第五届首都慈善晚会上,由“天使妈妈基金”报送的“天使妈妈大病患儿紧急救助项目”,获北京市民政局颁发2012年度“首都慈善奖”(证据16)。但是,“天使妈妈基金”根本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基金”,用私人账户接受大量捐款,却以基金名义独立运作,严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没有任何资格获得奖励,而应该受到法律严惩。

周筱赟

2013227


详情及更多讨论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