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八卦分享交流组

为富不仁和为才不义本质是一样的

别处的月光2019-10-08 16:27:00



历来能展现在众人眼前的影视作品都是符合三观或当下时代思潮的,否则层层审查,拍好了也播不了。然而有些剧,国家机关都审查过了,热播后,男主女主却不符合大众审美,被骂做渣。远有几易其夫终坐拥天下的芈月,近有爱上女友闺蜜的贺涵,还有浪漫至极的《春风十里不如你》里朝三暮四情不知归处的秋水。这种渣剧也能播?是审查机关的粗心?还是编剧导演的口味变了?抑或是大众的审美标准出现了偏差?

 




先看看说他们渣的都是什么人。一个成天守着电视或手机追剧追八卦的人,要么生活闲适,要么无所事事,要么就是从事娱乐行业。各大网站都有热播剧剧透或当红明星八卦的栏目,其中有无中生有博眼球的,也有错字百出的,要么干脆就是标题党的,点击率不低,留言很多,大多是各种粉丝之间的斗争,或者迷妹粉丝的追捧之言,竟也有的,很是骄傲或鄙夷指出小编错误的。我也经常浏览这种贴子,但总是追不上热搜的话题,变得太快了。这些留言有中肯的,比如某演员突然蹿红是因为他的人设红而不是他的演技;某演员演了跟经典角色相违背的,就会人设崩塌;甚至有些演员一直演同一种角色也会人设崩塌。让人真真觉得娱乐圈是虎穴狼窝,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之恐。


再来说渣男。渣男都有双面性,一面渣,一面痴。对一人深情,辜负一片。


负心多是读书人。明明是一个渣男,但是他们口灿莲花巧言令色,即使在感情上为非作歹,到头来凄凄哀哀写上几篇文章,立马就能化身好男人。历史上从来不泛渣男,徐志摩,元稹,等等,可自行脑补,仗着一时无两的才气,一边在文章中表现自己无比炽热的感情,一边惨忍践踏女方的尊严和痴心。


元稹对正室夫人韦丛写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对初恋莺莺却如胶似膝几年后,留下一句“德不足以胜妖孽”就潇洒走人了。韦丛亡故后,对名妓诗人薛涛又来了一段不知道是柏拉图式还是未央生式的恋爱,竟一时传为佳话。


咱们的民国大才子徐志摩,一面对才女林徽因说“若你安好,便是晴天”,一面对名媛陆小曼写着“奢侈的光阴!静,沙沙的尽是闪亮的黄金”,一面狠心抛弃身怀六甲的发妻张幼仪,并发出“我们已经自动挣脱了黑暗的地狱,已经解散烦恼的绳结……欢欢喜喜地同时解除婚约……”的通告。


前几年流行一句话,爱是一种能力。有些人不具备这种能力,做什么都好,就是对男女之情无动于衷,看到的世人皆白骨。另一个极端,就是这些才子们,一生数不尽的风月爱恋,遇见便是同类,抛弃便是妖孽。痴和渣却是互为表里的孪生兄弟,才子与混蛋难解难分。名利是最好的春药,大到历史名人,小到地方名人,博得些许才名后,浪漫情愫便莫名发酵起来,整个世界春暖花开。孰不知,主动扑面的莺莺燕燕们爱才之心和爱财之心从来都是有一便可的。


然而有趣的是,富人抛妻弃子似是本性如此,为富不仁嘛,有钱能使鬼推磨,再没良心的事都干的出来,也因为他们的为所欲为为某类人嫉妒,衍生仇富心理。而才子们多情,旧爱新欢更迭,热恋时说话可以像没有尾巴的鹰一样漫天乱飞,一旦情缘尽,也像没有尾巴的鹰一样踪影成谜。这些艳遇,说到底也只是偶尔风流,算是小雅,当不得真。




为富不仁和为才不义本质是相同的,都是仗势欺人,就如以色侍人和以才侍人本质相同一样,都是女子谋生的手段。道德只是当权者的好恶标准,用以律众人。一旦上升到可用特权俯瞰世人的高度,有些条框便自动瓦解了。


渣与不渣,也许只是某些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用于律人的标准,从本质上来说,是没用的,除了能让自己愤怒,并不能改变当事人分毫。所以,他们并不能感同身受一个经历种种磨难终成女王的女人的心理,不能感同身受一个精英男拥有物质去追求更高精神境界的心理,不能感同身受一个有选择恐惧症的男人的心理。他们只有生硬的标准,没有灵动的人性。